知行手记:毕业一周年

陷于思,简于情

六月的校园充满了告别与不舍,不管愿意与否,时间的巨浪一年又一年的将那些停靠在港湾的船儿推向未知的大海。这一切对于时间而言,不过是社会周期性的轮转,但对于每一条驶入大海的船而言,与大地相隔离开的那一刻,却是个体生命进程中最具仪式感的时刻之一——从此,风吹雨打日晒,或行进,或随流。

如果说生活需要一些仪式感来刺激日复一日的平凡乃至碌碌无为,那么对于行将走完的六月之末,最大的仪式感便是自己已告别学生时代一周年了。所谓记录也是留念,博文余下部分是小白菜对自己半年来(去年下半年的状态2016年,归零清空)的思想情感的一个总结,希望自己力行笃志,勿忘初心。

陷于思

对于一个内心极其不安分的人而言,日复一复时间的轮转和实体空间中的条条框框都是一种桎梏。对此,小白菜深有同感并以此为然。小白菜深知自己不是一个很安分的人,虽然在现实生活中循规蹈矩,可是主导自我的精神体系却像一匹狂奔在草原的野马,总想着去浪荡、去经历、去过一种行无定处的生活。这样一种精神体系的主导后果就是间歇性情绪低落症,如果在某一段较长时间内,在生活找不到有所期待的事物或者工作中无小有成就的喜感,便会陷入连日的情绪低落症,以至于在心里盘算着要不要make some changes。关于情绪低落甚而陷入沮丧,ErbB4不麋鹿说:

我发现一个人生活时避免沮丧的方法就是始终有期待,比如很期待程序算出来的结果,或者很期待尝试的新菜谱的味道,或者是某天的活动,正在追的剧,正在看的书的情节发展,和盘算已久的旅行等等。如果没有期待,就会怀疑自己生活的意义,虽然思考意义没什么不好,但没有积极情绪的反弹,是很难走出来的。

想必间歇性情绪低落症也不是小白菜独自面临的问题,上面ErbB4不麋鹿所说的有所期待,说到底便是一个被讨论了无数次的hope问题。关于hope,小白菜觉得最好的解释,莫过于《肖申克的救赎》中Andy Dufresne所说的:

Hope is a good thing, maybe the best of things and no good thing ever dies.

在这一点上,史铁生的命若琴弦也有很深刻的探讨。作为一个上班族,在陷入日复一复上班的轮子里后,也难免在某一段时间内走着走着会陷入一定的迷茫,虽然工作上也有很明确的目标,有很多很多的问题要解,可是如果将时间拉得更长一些,比如两年、三年、五年后自己想实现什么样的一个大目标或者想成为什么样的一个人,便也只好用什么努力实现财务自由或者成为特定领域的专家来搪瓷。这样贴近“地气”的目标虽然是好,可是纯碎地靠这种方式去驱动,却也总是陷入自驱力的泥潭,精神状态一直无法摆脱周期性余弦振动的困扰。这一困扰的根本,小白菜以为在于信仰的缺失,只是小白菜却从未曾找到过,以至于小白菜的微信花名一直是“小白菜在寻找”。

关于信仰,大部分人包括小白菜在内,都很难说是有信仰的。我们可能有一个、两个或是更多的理想,然而这些零星般的理想,却不过是我们生命中的或大或小的一部分,它可能在较长的一段时间内对我们很重要,但是在下一个循环结中,它对于当前的自己而言已经无关痛痒了。信仰却不同,信仰是一个人用尽自己全部的生命进程去追求、捍卫的一项崇高的事业或者精神准则,以至于到了无法坚持信仰的那一刻,他会选择宝贵生命来表达他最后的忠诚,譬如Thich Quang Duc为了捍卫宗教的信仰而选择火的殉道。

Thich Quang Duc

一个有信仰的人是幸运地,无论在坚持自我、坚持信仰的道路上他都会获得极大的精神满足,就像月亮与六便士中的思特里克兰德一样,他必须画画,就像溺水的人必须挣扎。关于信仰的种种探讨以及如何找到自己的信仰,小白菜自感功力浅薄,所谓历事勤读,答案也许潜藏于生活中,也有可能存在于某本书中,只是需要借由时间去参透。

无善无恶心之体,有善有恶意之动,知善知恶是良知,为善去恶是格物

小白菜愿用一生的时间多读、多思,去理解、践行阳明心学,构建、稳固并完善自己的精神体系。

简于情

如果要用三句简短的话来概括友情、爱情和亲情这半年来的状态,小白菜以为最好的总结莫过如此:友情逐步沉淀,爱情迟迟未来,亲情依然照旧

友情

对于友情,小白菜也越来越赞同并接纳这样一种观点:闲来无事勿相扰。本科四年,读研三年,再到如今工作一年,从曾经的闹哄哄(各种八卦群)到现在各自回归自我平静的生活,与其说是情感的趋于平淡,倒不如说是各自生活和个人精神的沉淀。那些曾经美好的相处渐渐沉于记忆,而过于平淡的终将忘却,最后内心惦记并念念不忘的可能也就三两知心友人,或志趣相投、或曾经一块儿奋斗。他们从不曾随意打扰过小白菜的生活,亦很少有这样的机会让小白菜去帮助过什么(问题他们总能自己搞定)。

天各一方,岁月相伴,我们探讨技术,分享工作和生活的心得,心心相惜彼此的才能而乐于在合适的机会面前推举对方,小白菜以为,这就是最好最成熟的友情。

爱情

在绝大多数人都会步入的这条路上,爱情对于小白菜而言,还处于故事的起点。虽不愿随随便便找个人共度来日时光,却再也不肯多在上面做些功课。小白菜匠心情怀、锲而不舍、自信满满,但在爱情这条路上,在经历了一次失意后被打趴得止步不前。此后,在爱情这条路上,小白菜是如此的敏感,以致于蜷缩得像一只浑身是刺心也逐渐石化的刺猬,不轻易靠近人,也不想被无关的人接近

所以,从大学到如今工作满一年,时至8年,在历经了一场长达4年之久的单相思后,未曾再有过心动的妹子。也许,小白菜已经失去了喜欢一个人的能力,再或者,小白菜压根就不知道如何去爱一个人。

过度的执着于爱情的相处理念,未必是一件好事。也只有到了“这把年纪”,才深切体会到爱情成为一种欠债和任务的无奈(苦笑)。蔡永康说:

15岁觉得游泳难,放弃游泳,到18岁遇到一个你喜欢的人约你去游泳,你只好说“我不会耶”。18岁觉得英文难,放弃英文,28岁出现一个很棒但要会英文的工作,你只好说“我不会耶”。人生前期越嫌麻烦,越懒得学,后来就越可能错过让你动心的人和事,错过新风景。

再说小白菜对于爱情的理解,在小白菜还小的时候,曾看到过这样一句话:真正的爱,不再于轰轰烈烈,也不再于信誓旦旦,而是在情感的全心投入中,加以责任的相伴,完成平静的相守。十几年后的今天,当小白菜一字一句敲出这段话来时,对于它的理解增加了几许。如果要用影像来表达爱情的释义,小白菜以为飞屋环游记伦敦一家人足以。

亲情

特别喜欢归有光先生的项脊轩志,一个人的小阁子,自言自语,哀而不伤,时至如今,仍能诵读一二:

借书满架,偃仰啸歌,冥然兀坐,万簌有声;而庭阶寂寂,小鸟时来啄食,人至不去。三五之夜,明月半墙,桂影斑驳,风移影动,珊珊可爱。
······
庭有枇杷树,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,今已亭亭如盖矣。

“庭阶寂寂,小鸟时来啄食,人至不去。三五之夜,明月半墙,桂影斑驳,风移影动,珊珊可爱”,像流水的生活、似脉脉的亲情,在喧闹的五道口,仍能在内心最柔弱的找到一处沉寂的瓦尔登湖

小白菜特别希望老妈和老爸对生活充满了那么一点点的情调,譬如养一盆绿萝,在收到老姐送给的康乃馨时不是再磕磕叨叨又说乱花钱了······这一切希冀的小期待对于那些经历过大锅饭的父辈们来说,实在是苛求。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