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行手记:青春散场

我们就这样,各自奔天涯。


</param> </param> </param> </embed>

起程

2013年6月29日,再过一天,便不再属于西电这片朴实的土地。4年,在走的时候,总觉得该为那些陪自己一路走来关心的和被关心的朋友留下些什么。明日一散,来日不知何时相聚(相逢应该会是常有的吧,一次能够把所有的朋友聚到一起,估计有难度(~~(>_<)~~ )。

2013-06-20-graduation3

感情深,一口闷

临近离校的这十来天,每天早晨起来,看着这几个睡相惨不忍睹的室友,心中满是感伤,再也不会有这么几个人,陪我生活学习四年,吃喝玩睡在同一个屋子里。

海棠I区505 我们四年的家园

左 右

候大象(国相O(∩_∩)O~) 汤荡荡(旭国(^__^) ) 俊宇 涛哥(教你打dota)

超哥 袁大头(民国时我是财富的象征哦) 晓阳 (愤怒的)小强 怎么概括陪我生活了四年的这帮爷们(清嗓子中…还有羞涩少年)呢,两个字,“大爷”,三个字,“你大爷”(O(∩_∩)O哈哈~)。生活了四年,这帮爷们还是挺够仗义的。作为一枚文弱书生(羞涩中),虽然未能有幸病上一场,以享得这帮爷们端茶倒水的待遇,但有大事情的时候,这帮爷们便倾尽力量使出各自风骚(“各领风骚数百年”)的看家本领。四年很长,仍然习惯不了大半夜dota的游戏声和寝室垃圾堆满墙角的惨象;六月太短,我还是喜欢看着这帮爷们玩游戏玩得很high的样子。曾近的小磨檫、小欢乐、小忧伤都化为六月天空里的云雨,清凉了一季的夏天。

2013-06-20-graduation2

作为一个矛盾的组合体,我常常生活在否定与肯定的两种极端里。就像此刻我对自己以前做过的觉得很有意义的事满是否定一样,然而,能够与你们这帮爷们、沙沙、201、小班的同学和在F楼实验室结识的好友,却从未有过否定。 光机所半年身心巨疲的折磨(是不是磨练依然未知),让我很是怀疑大学所作的努力是有意义的,我越来越疑惑自己到底喜欢做什么了,未来三年的路的尽头,一片迷茫。现在想来,大学最值得肯定的还是你们。最近找到刘若英的《亲爱的路人》,很喜欢里面的歌词:

那时候 年轻得不甘寂寞
错把磨练当成折磨
对的人终于会来到
因为 犯的错够多
总要为 想爱的人不想活
才跟该爱的人生活
……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