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行手记:说说睡觉打呼噜这件事

前段时间,室友来了一个同学,没想到这一住,就是一个多月。而就在我此刻在写点文字的这个点(上午10:23),这位同学是鼾声如雷。

对于睡觉打呼噜这件事,我是一听到心里就起疙瘩,这事还得翻页回到我读高二的时候,话说高二那一年。。。

高中那会儿,不像大西电的宿舍,有客厅、有电视、有独立的卫生间和独立的漱洗室,那叫一个“高端霸气上档次”。当时宿舍是10人一间,每间宿舍背后配有一间漱洗间,寝室除了5张上下铺的架子床和一个为10人配备放置衣物的柜子,便无它物。人多自然就是个人习惯来个大杂脍,不过那会儿,作为行走在教室-食堂-宿舍三点一线梦想咸鱼翻身要考上比较好的大学的小奋青,宿舍只是一个提供短暂休息的场所。所以,每晚当牛顿运动三定律、三硝基甲苯……嗡嗡地脑袋里冒金花的时候,能够在宿舍美美地睡个好觉,那是一件相当幸福的事情。

可是,那一年,很不幸地是,我们寝室有个小伙,他鼾声如雷。每到寝室其他9个人快进入幸福的梦乡时,这小伙已进入梦乡,随之而来的是,如!雷!鼾!声!

那一年,我几乎是辗转反侧,夜夜不眠。从此,在一个长身体需要睡眠的年龄,睡眠与我形同路人甲和乙。当然,寝室其他的几个小伙子自然也逃脱不了这如雷鼾声的“魔爪”。细数一下,那会儿每晚,差不多真正睡着的时间大概就是接近早晨的3个多钟头,其他前半夜的时间,便是在静寂黑夜里,“静听”那小伙的如雷鼾声。

现在想来,依然甚是佩服当时的自己,所幸,只有一年,不然真的会被折磨得疯掉。

所以,一直以来,在平日的生活里,总会刻意地去反省、检点自己可能会有的陋习。我不太清楚有些人打呼噜是不是先天便有的还是后天形成的,不过我知道的一点是,当一个人很累的时候,也会打呼噜,像这种情况,我以为要是不是在一个人单独生活的空间,应该尽量避免让自己过于疲劳。事实上,从大学走到现在,在我共同在一个空间生活过的一些人中,他们并不是因为正事而太累,而是毫无作息规律的将自己的青春与精力奉献给了游戏。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