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行手记:冬天又来了

在西光所待大半年了,回看走过来的时光,发觉生活从来没有正常过。从华丽丽的大学转出,虽然并不是很排斥现在的环境,但在这样一个过于寂静的环境里,总感觉生活失去了几许热情,而且要命的是,冬天又来了,而且还在西安(在西安待四年的了,很想换个环境生活)。

在这片寂静的土地上,每天除了实验室,偶尔去上上课,然后吃着食堂难下咽的菜,住着只有两个人住的过于宽大空荡的寝室,每天早出晚归,这大概就是目前生存状态的梗概了。我想,我是不适合这样的环境的。

实验室的生活,朝八晚十二,某个想法做出来而且实验结果还很不错的话,还是很兴奋的,不过从现在为止,自己还没有整出过一篇文章,7月中旬的时候做了一个利用哈希编码进行图像检索的算法,文章是卢老大写的,我负责整个实验过程。对那个算法不怎么满意,由于实验由我做的,这里面的细节部分我还是比较清楚的。当然,很多时候,如果没什么想法,在实验室做不出来东西,还是挺郁闷的,每周周报告(每周写周报告就像抓狂)、小组讲文章、中心汇报,做不出东西,压力山大。再过一个月就轮到我做汇报了,这一段时间一直在折腾卢老大想的一个idea,做出来结果不好。有时觉得卢老大在设计算法的时候总是把目标函数构造得很复杂,动不动就是来一长串,对于我这等小虾来讲,优化起来想死的心都有了。这几天重新回顾了之前看过的一篇文章,找出了那篇文章中的不足,希望能够顺利地把自己的idea实现出来。

除了待实验室,平时很少有自己的休闲时间,偶尔会跟大学几个关系比较好的室友联系下,平时有事没事的会用微信骚扰一下汤蛋蛋,跟蛋蛋这样“臭味相投”的结识,确实不枉大学四年,从刚入大学对计算机肤浅之识到对技术的崇拜与热爱,蛋蛋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。除了蛋蛋,就是涛哥和晓阳了,晓阳走的是非技术路线,不过晓阳善待人事,跟他在一起除了有安全感之外你永远都不会感到沉闷,那张能说会道的嘴总能找到寻你开玩笑的地方,我有时偶尔也会和他争执一番,跟他斗斗嘴寻寻乐。涛哥,涛哥一直是我大学学习上强有力的竞争对手,他不是技术偏执狂人,曾经也有过和他一块Seek the American Dream的鸡血岁月。大学4年,涛哥学习一直顶呱呱,虽然我后两年小胜他两回,但我始终觉得他比我学习能力强,而且在待人处事方面都处理的很好。四年大学,有道是相识相知是前世修来的缘,能够结识老汤、涛哥、晓阳,这是除却学习外最有意义的事。寝室8人,现在联系的、常联系的,便是他们。很期待,有那么一天,我们能够像《中国合伙人》一样,在互联网行业做出一家超越BAT的公司,让至少几亿用户知道,我们的存在是有价值的,我们也可以为这个世界make a contribution。

碎碎念了大半大学旧时光,不是眷顾往日而不肯前进,只是希望老汤、涛哥、晓阳和不方便提及名字的好友都很好。盼再次见面,我们依然意气风发,在后青春的时光里,Make a contribution for the world。

冬天虽然已来,前方虽然艰辛丛丛,西安天空的上方虽然雾霾沉沉,但我在为谱写后青春的诗而坚守、蓄睿,正如一路走来的过往,不曾放弃。

(这一段时间在做翻译,考虑到写技术文章比较费时,所以暂不会写一些关于技术类的文章。)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